天祥院啪叽

只要你喜欢,我就会坚持下去的♡

【敬英】天祥院家女仆的日常(二)

            【敬英】天祥院家女仆的日常(二)
                                         文/天祥院啪叽
※自娱自乐向,非常ooc

※没什么说的了_(•̀ω•́ 」∠)_给各位看文的小可爱们比个心吧♡

        我终于从失去半个月工资的痛苦中走出来了,在少爷们的迷妹群里得到了安慰。
        我还特意把当时的聊天截图洗了出来留作收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这世界上有比我还惨的人。
       
敬英大法好:????@今天喂狗了吗 旁友你是哪个?我们群不是有要求要在群昵称里写清主子是谁的吗?
今天喂狗了吗:我以前叫“桃李天下第一可爱”,就是那个上个月去参加姬宫家招聘女仆的面试的那个_(:з」∠)_
舔舔我家司糖:哦我知道你!你面试通过了吗?
今天喂狗了吗:通过了…
敬英大法好:哦哦哦哦哦哦哦我也知道啦!恭喜!不过为什么改了这么一个名字…
今天喂狗了吗:因为我的主子真的是狗啊(´;ω;`)我来姬宫家上班根本没见到桃李小少爷几次啊,我被分配去喂养住在姬宫家的流浪狗了!
舔舔我家司糖:心疼…不过我记得你是弓桃cp粉啊,你们不开早会的吗?总能见到伏见先生吧。
今天喂狗了吗:【微笑中透着一丝绝望.jpg】我们负责喂狗的每次都站得最远,姬宫家那么多号仆人,一开会我连弓弦的脸都看不清。
敬英大法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舔舔我家司糖:虽然这样很失礼但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喂狗了吗:【妈卖批,我说妈卖批.jpg】

        虽然我被扣了半个月工资,但至少我还能和两位少爷近距离接触啊。
        先不写日记了,英智少爷叫我去花园服侍他喝下午茶。
        我回来啦啊啊啊啊啊少爷真好看啊!
        【花园里入睡的英智少爷.jpg】
        英智少爷从小身体就不好,经常被医生预测“活不过××岁”,别看在我笔下的他非常小孩子气,但其实他是那种特别坚强的人。虽然是名门望族的少爷,可还是很辛苦很辛苦地活着,一直在和死神做斗争。
        而且他拥有着高于同龄人的城府和谋算,这让他活得更疲惫。
        所以很多时候敬人少爷会纵容他的孩子气,我们也会。
        我希望英智少爷能像姬宫家的那位少爷一样无忧无虑地生活,他值得全世界的宠爱。
        写着写着又开始吹我英智少爷了,外面好像发生了什么?是少爷醒了吗?我出去看看。
        反正英智少爷天下第一好!不接受反对意见!
        日哦我收回前面的话,少爷简直就是不搞事就不开心!
        我刚才过去终于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了。
        英智少爷在花园睡醒之后要撸外面的野猫!!!
        难道他不知道流浪动物身上有很多病菌吗???少爷万一生病了怎么办???
        而且一旦英智少爷被野猫袭击,我肯定会被敬人少爷再扣半个月工资。
        那我就不是廉价劳动力了,我变成了无偿劳动力,还有失业的风险!!!
        虽然英智少爷在家里休养的日常就是工作+自娱自乐,非常的无趣,但是那也不是他撸流浪猫的理由!!!
        思来想去我决定推荐给少爷一些平民娱乐。
        其实开始我还和少爷一起下国际象棋,后来因为我始终没赢过,这个活动就夭折了。(×)
        “少爷,您工作结束了吗?”晚饭后少爷打电话叫我沏一壶红茶去书房的时候,我发现他在看书。
        “嗯。”夜晚灯光下英智少爷的侧脸非常好看。
        “我买了这个!”我把一张游戏光盘拿了出来。
        “这个游戏里的古堡和我们的宅子真的好像啊——这么想着我就买下来了,少爷明天有空的话,要不要尝试一下?”看着英智少爷的表情我有点心里没底,会不会有点太低级了少爷不喜欢???
        “好啊,看封面好像会很有趣。”英智少爷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我感觉放心多了。
        我可没有不努力工作啊,我们宅子里的佣人都是单双号串休的,明天我休假。
       
        《逃离古堡》这款双人游戏综合了打怪、线索收集加推理等内容,而且打出真实结局的玩家的用时会被游戏制作方记录,在世界进行排名。
        我本来以为,我和英智少爷是可以争一争排名的,他推理我打怪简直是最完美的组合。
        事实证明我太天真了,难道英智少爷会和我一样高中时期沉迷游戏吗?
        我俩卡在古堡中生存的第一天,英智少爷反复扑街。
        “快要吃午饭了?要不少爷您休息一会儿?”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嗯。”少爷显然还在回忆自己的操作。
        一顿午饭少爷都在专心地思考,然而技术和经验上的空缺是英智少爷最致命的短板,我们疯狂扑街了一整天,才勉强能活到游戏中的第三天。
        不过今天的失败并没有使少爷退缩,反而使少爷对平民游戏充满了兴趣。
        “不该小看平民游戏呢。”英智少爷如是说。
         英智少爷在工作之余苦练了半个多月的技术,终于和我打出了真实结局。
         从此我的生活开始变得十分规律,上班时间全心全意侍奉英智少爷,休息时间陪英智少爷接触各类平民游戏。
        敬人少爷开始不太赞成,认为电子设备的辐射太大,后来看到英智少爷乐在其中,竟然也默许了我们的这种行为,甚至有时还会在英智少爷的劝说下和英智少爷一起玩儿几把。
        当敬人少爷某次对我的工作给予认可的时候,我简直要喜极而泣了。
        开始来到两位少爷的新家做女仆,我是很忐忑的,我毫无经验,对两位少爷也不是很了解。虽然父亲是天祥院本家的老管家,但是我并没有继承到父亲在工作方面的一丝天赋。
        而且我也经常被父亲批评说“目无尊卑”。
        幸好两位少爷足够仁慈,给了我许多成长的机会。
        虽然这样有些越矩,但是我还是想说:
        能和两位少爷在同一个宅子中生活,简直太幸福了。
       
                                                   待续
       
       
       
       

【敬英】天祥院家女仆的日常(一)

            【敬英】天祥院家女仆的日常(一)
                                      文/天祥院啪叽

※本来想把原谅那个更完再开新的,但是总是在写正剧好无趣啊(×)_(:з」∠)_所以撸一点这个自娱自乐(*/ω\*)

※第一人称,极其ooc_(:з」∠)_

※时间可能是在敬人和英智大学毕业开始工作以后_(:з」∠)_

        我现在非常想辞职。
        虽然我知道父亲送我这本日记的初衷是希望我做天祥院家最忠诚的家仆,用这本日记记下少爷的喜好、招待不同客人的方式以及宅子里内部的日常琐事的注意事项,但是当我拿起笔来我还是忍不住想用它来吐槽我不幸的遭遇。
        现在我的生活就是一个死循环:被英智少爷威胁→协助他做“坏事”→被敬人少爷抓包并且在说教后扣工资→继续被英智少爷威胁···
        真的,把我的故事讲述出来,伏见先生听了会沉默,姬宫少爷听了会流泪。
        最开始,英智少爷大学毕业后筹备和敬人少爷的婚礼,我被本家派到英智少爷的婚房监工。
        这里不得不提到我的父亲,过激天祥院p,以为天祥院家奉献一切为行为准则的一名本宅管家。他坚信新宅子的管家——这个重要角色一定要由天祥院家的家仆担任,在经过老爷和夫人的考核之后,我成为了英智少爷行李中的一件。
        话题好像跑的有点远,回到正题。
        我负责监督施工人员的施工工作,设计师已经准备好了宅子内部的布局图纸,施工人员直接按照图纸上的位置摆放家具就可以了。前期还不算太麻烦,然而后期英智少爷的私人藏品运输过来以后,我的工作量开始骤然加大。
        敬人少爷的私人物品并不需要我担心,莲巳家也派了人过来料理。
        最令人提心吊胆的就是英智少爷的私人藏品。他收藏的茶杯,在拍卖场购得的美术作品,一些精致的艺术品等等都是我重点的关照对象,尤其是藏品运达之前英智少爷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要求我看管好他的一柜子茶杯。
        等茶杯柜一到,我立刻别了一个针孔摄像头在上面,争取全程把握这个柜子的动向。
        等宅子收拾得差不多了,英智少爷和敬人少爷入住那天,我想起来摆在会客室里的那个装满极其昂贵的茶杯的柜子上的摄像头,忘记拆了。
        那个时候晚上八点多钟,我想的还挺美,我认为我只要悄悄地去把它拿走就不会有人知道我的这个疏忽了。
        然而我通过监控听到了英智少爷和敬人少爷的声音。
        是的,他们两个人都在会客室。
        我用手机连上监控后看着满屏幕的茶杯,耐心地等待他们俩离开。
        然后我就听到他们俩···嗯···
        对···就是你们想的那样···
        我偶然的窥探了两位少爷的隐私觉得非常抱歉,决定放弃今天的行动,然后回房间把这段视频的回放做成了mp3格式供我留作传家之宝。
        是的我就是这样毫无悔改之心,嘻嘻。
        第二天英智少爷和敬人少爷一起回两位父母那里聆听教诲,两位少爷前脚刚走,我就进了会客室。
        监控摄像头摆放的位置有点高,我踮脚够了半天也没够到,就想去外面搬个凳子,一回头看到英智少爷站在我背后,吓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
        “英智少爷···您怎么回来了?”
        他用手指了一下地毯边上的手表,然后用探寻的目光打量了我一会儿,“你刚才在干什么?”
        “我想起来昨天柜子里的茶杯没拿出来擦,就···”我强装镇定。
        “是吗?”英智少爷把手表捡了起来,走之前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完了,英智少爷要搞事。我心里想。
        果然,婚后因身体状况欠佳而不得不呆在家里修养的英智少爷,在搬进新家的第三天,指着电视上的肯x基的广告,和我说他要吃汉堡喝冰镇可乐。
        “偶尔也想尝试一下平民们的食物呢。”英智少爷这样解释道。
       “很抱歉,少爷,但这不可能。”我一口回绝,后厨的营养师和主厨是不会同意的,因为敬人少爷工作回来会过问英智少爷的一日三餐。
        “真的要拒绝吗?”英智少爷被拒绝后居然特别兴奋的样子,“昨天我在会客室注意到了那个东西哦,诶呀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敬人。”
        “我知道了。”我一脸麻木,“少爷您是要黑椒牛柳堡还是新奥尔良烤鸡腿堡?”
        “黑椒牛柳堡,可乐加冰,谢谢。”他朝我眨了眨眼。
        当我在后厨提出英智少爷的要求时,营养师的表情像是见到了跑到城市的野生动物,“你在说什么?垃圾食品?莲巳先生不会同意的!”
        我也把嗓门拔高,“这是英智少爷的要求,难道你要拒绝吗?”
        最后实在没办法,营养师和主厨一合计,决定尽可能用最健康的搭配来做这个汉堡,但是不可能提供冰可乐。
        我自费在肯×基叫了一杯冰可乐,送餐小哥把可乐送到宅子门口的时候甚至不敢相信我只要一杯冰可乐。 
        吃过汉堡喝过可乐的英智少爷原谅了我并且答应为我保守这个秘密,我简直要流泪了,只要不让敬人少爷知道监控的事情,我做的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晚上英智少爷就发了低烧。
        敬人少爷去后厨一问,就发现了助纣为虐狐假虎威的我。
        我接受了敬人少爷劈头盖脸地训斥还被扣了半个月工资。
        那大概是我见过的敬人少爷发过的最大的一通脾气。
        因为英智少爷的身体状况在他的心里比什么都重要。
        后来我问英智少爷是怎么发现我的秘密的,他显然已经忘了,想了很久才回答道:
        “我不知道,只是诈你一下,没想到你真的承认了。”
         我们的英智少爷,可能是戏精大学毕业的吧。
                                 
                                                     待续
       
       
       

【敬英】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三)

            【敬英】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三)
                                            文/天祥院啪叽

※小学生流水账,极其ooc

※另外有没有好心的太太写点all英车给我上啊自行车拖拉机都行_(:з」∠)_没有肉吃感到浑身难受_(:з」∠)_

※为什么我写的英智像中央戏精大学毕业的_(:з」∠)_

   
        明天是周末,正常来说公司三点半就下班,而小杏的幼儿园四点放学。天祥院英智离开公司以后又在咖啡厅吃着甜品坐了两个小时,这才慢悠悠地给莲巳敬人打电话。
        等他到达餐厅,莲巳敬人和小杏已经到了好一会儿,莲巳敬人在问小杏的课业情况,小杏显然很紧张。
       天祥院英智有点忍不住想笑,这两个人的互动极其可爱,小杏知道莲巳敬人十分关心自己,但却总是带着见教导主任的恐惧感。
        “在笑什么?英智。”莲巳敬人伸手接过天祥院英智手里刚脱下来的外套。
        很好,叫的是英智不是天祥院,六成把握。
        虽然说提出离婚的是天祥院英智,但是对于莲巳敬人回国后的态度,天祥院英智揣测得不那么透彻。
        两个人婚后天祥院英智可以说是主动出击,一点点的和莲巳敬人拉近距离,却在与小杏相认后前功尽弃,甚至在酒店事件曝光后,莲巳敬人越退越远。
        天祥院英智完全理解,莲巳敬人在重新思考该不该和他谈恋爱,一个你永远也不知道有多少个情敌的伴侣是不可控的,这种感觉会让莲巳敬人非常不适。
        所以假如酒店事件没有发生,也只会是短暂的和平,结局无非是像刚刚结婚那样相敬如宾或是离婚。
        离婚是天祥院英智眼里最合算的选择,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一下总比让伤口在黑暗里腐烂更好。
        更何况酒店事件纯属子虚乌有。
        日日树涉是天祥院英智的同班同学,毕业以后一直在从事一些无聊至极的工作。天祥院英智非常欣赏他的演技和歌艺,带他到自己投资的娱乐公司面试,从此日日树涉一炮而红,成为了超人气偶像,天祥院英智出差在外听说他在当地举办偶像活动,这才有了酒店密会情人这组照片。
        后续的包养传闻更是不负责任的媒体用天祥院英智引荐的事实来肆意夸大吸引眼球。
        天祥院英智脑子里千回百转,最终开口说,“你和小杏的相处方式还是老样子呢,敬人。”他说完虚晃了一下用手撑住头,然后把身体靠在椅背上。
        “你怎么了?肯定最近又是超负荷的工作了吧?三餐有没有按时吃?”莲巳敬人把衬衫袖口向上挽了挽,给天祥院英智盛了一碗汤递过去。
        天祥院英智喝了几汤匙就放下了,笑眯眯地看着莲巳敬人和小杏吃。
        没想到莲巳敬人也放下了餐具,“你吃的不多,明天是周六,你自己也放个假休息一下,拼命工作是不行的。”
        “对不起,敬人。刚一回来就让你为我担心了。”
        “我想吃敬人做的饭,很久没吃到了。”天祥院英智顺势撒了个娇,“敬人刚回国,也没在做什么工作,回来帮我吧,我能完全信任的只有敬人啊。”
        莲巳敬人想了想,只答应了前面的请求,“你真是无可救药,那我明天上午早点过去。至于工作上的事情,等我这边稳定下来了再说吧。”
        天祥院英智心满意足地喝了几口柠檬水。
        吃完饭天祥院英智带着小杏回家,路上给管家打了个电话,“对,准备几套敬人的睡衣和换洗衣物,再把我隔壁的客房收拾出来,明天晚上他在家里住。”
        小杏乖巧地坐在副驾驶的儿童座椅上,发誓莲巳叔叔绝对没有说过一句要来家里住的话。

                                                    待续

ps:最艰难的一章过去了!!感觉后面好写多了!!开心!!迫不及待地想写吐槽向的小萌文啦(*/ω\*)!!
另外我必须检讨自己_(:з」∠)_作为一个过激英p,我更多地会注意很多太太写的英智的性格和分析_(:з」∠)_以至于写到敬人我是很虚的,又去看了好几期活动敬人出场的屏录_(:з」∠)_以后要注意_(:з」∠)_
英智吃不下饭是因为去咖啡厅故意吃了好多甜品(从前几章可以看到他最近很闲天天摸鱼,所以工作根本不辛苦_(:з」∠)_),为后面卖柔弱做准备_(:з」∠)_

       
       
       
       

【敬英】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二)

            【敬英】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二)
                                             文/天祥院啪叽

※小学生文笔,极其ooc(这句太重要了每次都应该拿出来说_(:з」∠)_)

※灵感来自敬人的绿色头发_(:з」∠)_“想要生活过得去”、“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是敬英真爱粉

※微绪凛,私设很多_(:з」∠)_

        天祥院英智从女儿房间离开后去书房处理了一些白天没有做完的工作,然后才回到房间上床睡觉。
        临关机前看到了日日树涉发的短信:怎么样?见过面了?
        天祥院英智快速地回复了一条:还没有,太过殷勤反而适得其反,我有预感这是一场持久战。
        日日树涉那边回复的速度也很快:Amazing——祝你好运,我的皇帝陛下。
        天祥院英智按下关机键后将手机放在枕头一侧,想起莲巳敬人以前说过的辐射问题,又坐起来把手机丢到床头柜上, 这才躺平闭上眼睛。
       
        天祥院英智和莲巳敬人是毫无自由的包办婚姻,虽然二者对此都没什么意见。两个工作狂是不需要爱情的,在合适的年纪拥有一个地位相当的配偶就足够了,两个人大概都这么想。
        婚后天祥院英智与莲巳敬人相处融洽,迅速进入了先婚后爱的生活模式中,在已经开始共同商议代孕的相关事宜的时候,莲巳敬人就迅雷不及掩耳的被绿了。
        天祥院英智在偶然情况下着了有心人的道。
        一年后一个嫩模带着小杏和亲子鉴定来找他的时候,莲巳敬人那边关于代孕的一系列事项都准备好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连着好几天都是上流社会的餐后必谈。毕竟天祥院英智的对外形象一直都是温文尔雅用情专一的豪门贵公子,这一下给莲巳敬人从头绿到脚,代孕的事情自然不了了之。
        无论起因是什么,伤害了对方的的确是自己,这一点天祥院英智从不否认。在完整解释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之后,莲巳敬人展现出了契约婚姻中的完美丈夫形象,选择接纳和关爱这个孩子。
        然而后续的发展是很令吃瓜群众惊奇的,天祥院英智去外地出差,被拍到酒店密会情人,经媒体挖掘后发现居然是当红偶像日日树涉。
        一时间莲巳敬人的系列表情包在网上走红,俨然是一个新世纪武大郎。
        两个人选择离婚,莲巳敬人也出国渐渐离开了公众的视线。
        “真是个惨淡的故事呀,”朔间凛月缩在衣更真绪的怀里蹭了蹭,“难道真君你不是应该很清楚小英的情感故事吗?”
        “我们怎么会讨论上司的私生活啊,”衣更真绪苦笑,“凛酱现在是我的工作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午休···”
        “在说什么这么热闹?”天祥院英智推门而入,“工作时间谈恋爱会扣衣更的奖金哦。”
        朔间凛月毫不在意,“那真是太好了,我想看真君因为没钱生活而来向我求助的样子啊。”
        衣更真绪想说些什么,但是天祥院英智朝他打了个手势,接起电话边说边向办公室外走去。
        朔间凛月还在衣更真绪怀里撒娇,衣更真绪把他从怀里拎出来,然后递给他一个抱枕安慰道,“你先去沙发上睡一会儿,我订了附近餐厅的位子,午休带你出去吃。”
        “好啊。”
        “好啊,”天祥院英智的声音带着笑意,“晚上你去接小杏吧,还是那家幼儿园,我这边可能会晚一点下班。”
        挂了电话天祥院英智心情颇好,一路带着笑回到办公室。
                                                             
                                                          待续

ps:为什么在幻想中一发就能完结而现实是都写到二了敬人还活在别人嘴里_(:з」∠)_

【敬英】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一)

             【敬英】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一)
                                        文/天祥院啪叽
※私设一箩筐,极其ooc

※大概是敬英+杏的三口之家,另外涉英真的闺蜜_(:з」∠)_

※破镜重圆向流水账,小学生作文_(:з」∠)_

        莲巳敬人回国了。
        这条莲巳家次子的新动态显然不适合当着天祥院英智和日日树涉的面讲出来。
        毕竟日日树涉是媒体疯传的天祥院英智的现任男友,而莲巳敬人是天祥院英智的前夫。他们三个人的事情简直像是新欢旧爱的三流家庭伦理剧。
        可是天祥院英智和日日树涉这两位还真的都不是什么易尴尬的性格。两个人依然在宽大的沙发上打闹,玩儿吃同一支巧克力棒的腻腻歪歪的小游戏。
        朔间凛月躺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语气散漫,“小英啊,真是个坏孩子。玩弄了那位的感情,现在倒是很平静嘛。”
        朔间凛月是天祥院英智的挚友,所以敢为人之不为。有了他的开头,众人的话匣子也就渐渐打开了。
        就着这个话题聊了一会儿后,天祥院英智和日日树涉的巧克力棒也吃完了,日日树涉也不愧斋宫宗“不害臊”的评价,居然饶有兴趣地和众人一起讨论起来,“Amazing——我以为那位莲巳大人不会再想看见英智了。”
        天祥院英智也不做声,只是含着笑看众人闲谈,直到低头看了条短信,才开了口,“十点了,我回去陪小杏睡觉,”他因为提出提前离席而又满怀歉意地一笑,“保姆说她今天情绪有点低落。”
        鸣上岚很谅解地送他,“顾家的男人真迷人啊,去吧去吧。”
        日日树涉朝天祥院英智眨眨眼,“等会儿短信联系。”
       
        十点钟的夜晚风很冷,天祥院英智的造型设计师显然是一个只要风度不要温度的人。天祥院英智尽量控制身体不要因寒冷而剧烈地颤抖,然后快速地上车回家。
       如果敬人在的话,肯定会皱着眉头说教一番,然后换一位新设计师。
       如果敬人在的话···
       夜晚很容易使人变得脆弱,天祥院英智难得没在考虑报表、企划和投资,开始回忆起和莲巳敬人婚后的点点滴滴来。
        没有小杏,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但是小孩子是很无辜的,想想小杏懂事的样子,英智才难得露出脆弱的神情,仿佛他不是天祥院家的家主,只是一个为生计而打拼的普通的单亲父亲。
       
        回到家后他首先洗了个澡,带着香水和烟草的味道不太适合接近自己正在上幼儿园的女儿,他带着潮湿的气息走向女儿的房间,想要替她掖一掖被子。晚上保姆都去睡了,给了这对父女一个亲近的机会。
        反常的是小杏没有睡觉,她穿着白色的小睡裙,靠在床边小大人似的在等自己的爸爸。
        “怎么还没睡?我的小公主。”天祥院英智走上前去亲吻了女儿的脸颊,温柔地问道。
        “我今天在幼儿园见到···莲巳叔叔了。”
        “爸爸知道,”天祥院英智笑眯眯的,“他是不是还忍不住地说教了一通,”他兴致勃勃地模仿了起来,“‘英智有没有给你吃太多的垃圾食品?’或者是‘钢琴和芭蕾学得怎么样了?’”
        小杏本来很难过,说着说着都要落泪了,结果被英智这么一说反悲为喜,小声地说,“爸爸和莲巳叔叔离婚,是因为我吗?”
        天祥院英智毫不吃惊,略不光彩的出生 和没有亲生母亲陪伴的幼年使小杏比同龄人更成熟,他怜惜地再次亲吻小杏,“不是的,是爸爸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快躺好吧,爸爸给你讲故事。”
        翻开童话书的英智,再一次想起了莲巳敬人。
                          
                                                   待续